連載標題:The sweetest wedding-第八章: 婚禮前夕

分級:普遍級

配對:Kurt&Blaine

 

<Glee屬於FOX,不屬於我>

 

 

         

 

 

 

 

 

 

這天,在外觀宏偉的Rachel大宅庭院,顯得熱鬧異常。

 

「東西都裝好了嗎?我們要上路了。」Rachel站在一輛廂型車前,往屋內大喊。

 

「還有婚禮用的餐盤還沒打包。」Finn抱著一箱緞帶裝飾,搖搖晃晃的走出門,並小心別被右方堆積如山的禮物絆倒。

 

「Rachel,婚禮在點準時開始,午宴則是中午十二點。婚禮先在教堂舉行,傳統不搞太多花樣,重頭戲是午宴,是秀出創意的主要場合。」Santana掛著一附藍芽耳機,拿著記事板走到Rachel面前報告,然後朝耳機喊了幾句話,吩咐在教堂待命的Tina和Mike把花束擺好,然後跟烘焙坊確認蛋糕運來的時間。

 

「Brittany,座位安排順利嗎?」Rachel轉身問正在搬椅子的Brittany。

 

「嗯,Blaine的家人坐教堂左邊座位,Kurt的則是右邊,每個位子上的名條都貼好了。賓客名單在這裡。」她拿出一疊厚厚的紙給Rachel。

 

「等等,旅館訂好了嗎?我可不希望他們的家人千里迢迢從俄亥俄州前來卻發現沒房間可住!是誰負責的?」Rachel問,正在講電話的Sam用手指向自己,然後比出一切OK的手勢。

 

「希望能像彩排時一樣順利。」Rachel暗自用手在胸口劃十字,然後奔回屋內看看Kurt的狀況。

 

※             ※              ※            ※              ※

 

相對於屋外的喧嚷吵雜,Rachel的房間就相對安靜許多。Kurt的紐約朋友Rose正幫他打理外表,她細心的用香草味的護手霜按摩Kurt修長的手指,Mercedes已經坐在Kurt身旁和他聊天。

 

「嗨,你看起來氣色不錯。有人要吃早餐嗎?」Rachel推開門走了進來,手上捧著一個裝著焙果和咖啡的托盤,並對Kurt打招呼,然後拉了椅子在他旁邊坐下。

 

「才怪,我現在緊張的半死,心跳比跑一百米時跳得還快。」Kurt露出不自然的笑容說道,兩眼直盯著巨大化妝鏡裡自己的倒影。

 

「你看起來很棒,而且婚禮會是史上最酷的!等到下午,你散發的幸福光輝會比太陽還耀眼!」Mercedes安撫他,並幫忙Rose在Kurt臉上抹保濕霜。

 

兩名攝影師和可愛的助理已經像蜜蜂一樣圍繞在他們身邊,其中一位攝影師拿著專業錄影機拍下房間內的一舉一動,另一個則是用相機拍照片。

 

「我喜歡那個拿相機的攝影師。」Mercedes在Kurt耳邊小聲的說。

 

「他是同志。」Rachel倒了一杯咖啡給Kurt,逼他喝下,「另外那個錄影的是他男朋友。我在巡演時認識的,他們很專業。噢,對了,Mercedes,可以請你打電話給花店,看看我們可愛的Kurt有沒有捧花可以扔?Kurt,你先把婚禮的衣服穿上。」她指著躺在床上,用衣套包著的衣服。

 

「現在是早上八點半耶!」Mercedes小聲的抱怨,拖著腳步走向角落小櫃子上的電話。

 

「我怕等一下會忘記嘛!」Rachel瞄著一排用灰色衣套包裹著,掛在衣架上耐心等待的伴娘禮服,而Kurt已經穿好自己的衣服了。

 

Mercedes掛了電話,「Kurt現在可以驕傲地擁有一束要被拋掉的捧花了。」她做回位子拿起一個焙果,低頭咬了一大口。

 

Kurt看著穿衣鏡裡的倒影。他穿著潔白,一塵不染的西裝,剪裁高雅不失俐落線條,很能襯托他白皙的肌膚和紅潤的雙頰,他柔順的棕髮則服貼的往左方梳,因興奮而顯得晶亮的藍眸靜靜的回望。

 

有人敲了敲房間的門,Rachel從椅子上跳起來,跑去開門。

 

「猜猜是誰來啦,Kurt?」Rachel擋在門前竊笑著,Kurt和Mercedes伸長脖子想偷看門縫後的景像。

 

「該不會是……?」Kurt覺得心臟快要跳出喉嚨了。

 

「沒錯!」Rachel離開門,讓看起來有些彆扭的Burt走進來。

 

「我沒有要打擾你們的意思,不過我有些東西想給Kurt,只要一下下就好。」Burt說,不過其他三位女孩很識相的紛紛拍拍Kurt的肩,然後抱著伴娘服走出房間,並把攝影師們也帶出去,留下他們父子倆人。

 

「嗯,孩子,你看起來不錯。」Burt看著衣著整齊的Kurt說。

 

「謝謝。」Kurt回答。

 

一陣短暫的沉默籠罩於他們之間,Kurt打量著撫養他長大的爸爸身上的黑色西裝配藍色領結,慣常戴的棒球帽取下後已禿的頭,眼角出現的大量細紋,和略顯鬆弛的雙頰,驚覺時間流失竟是如此的迅速,他吸了吸鼻子,覺得眼角開始濕潤起來。

 

「孩子,我主要是要給你這些東西。」Burt口袋裡取出一條藍色手帕、一個金色的袖扣、一個銀白色的鑽戒和一朵紅色的玫瑰襟花,然後放在Kurt攤開的雙手上。

 

「這是……?」Kurt瞪大雙眼。

 

「一點舊、一點新、一點借來的和一點藍色。(Something old、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ed、Something blue,為西方婚禮傳統需配戴的東西。)」Burt微笑。

 

他指向Kurt手上的戒指,「這是你母親的結婚戒指,所以算是舊的東西,交換戒指儀式的時候可以派的上用場。」戒指上的鑽石純淨透明,琢磨成淚珠型,在燈光下發出藍色、粉紅色、綠色的光芒,由細膩交織的白金戒環支撐著,Kurt小時候曾爬上母親的化妝台,靜靜的端詳著放在絲絨盒子裡的戒指,今天,他正式繼承了這枚戒指。

 

Burt幫Kurt把袖扣別在西裝袖子上,「這是我在俄亥俄幫你新買的,你小時候常盯著那間店櫥窗裡亮晶晶的飾品不放。」

 

接著,Burt拿起紅色的襟花,「你記得以前常來我們院子幫我們整理庭院的努奇歐伯伯嗎?我在出發前他交給我這個,說這是他用自己種的玫瑰花幫你做的,他認為這可以算是借來的,雖然我們不用還。」他輕輕調整襟花的位置,眼眶有些濕潤。

 

別好襟花後,Burt拿起藍色手帕,折成小小的三角形,塞進Kurt胸前的口袋,「你母親的手帕,她常用這條手帕折成小兔子逗你玩,你們就在院子裡跑來跑去……」Burt說到這裡,眼淚再也忍不住從眼角流下,他連忙掏出另一條手帕擦拭,結果他抬頭,才發現Kurt的眼淚比他還多,正用手背擦拭眼睛,嘴角微微顫抖著。

 

Burt連忙拿起手帕擦拭Kurt的臉頰,「好啦,別哭了,孩子,今天應該是要開開心心的……」他話還沒說完,Kurt便伸出雙臂緊緊抱住他,濕潤的臉頰緊靠著他的肩膀。

 

他們就這麼互相擁抱了一陣子,任眼淚滑下臉頰,Kurt彷彿又回到童年,當感到害怕時,就會溜到Burt的床上,窩在他溫暖的臂彎裡,就像回到安全的避風港一樣。

 

一輛白色加長型禮車停在Rachel家的車道上,大聲朝窗內按喇叭,Burt鬆開手臂,用手帕大聲的擤了擤鼻子,Kurt則跑到窗前向外看,Rachel和Santana在一樓對他揮手,示意時間到了。

 

「你準備好了嗎?」Burt問,一隻手擺在Kurt的肩頭。

 

「有點緊張,不過我想應該準備好了。」Kurt回答,緊緊握住Burt搭在他肩膀的手不放。

 

「那我們走吧,今天是你人生中重大的日子之一,可不要遲到了。」他們兩人手牽手,大步走下樓梯。

 

 

(待續)

 

 


呼~重頭戲要上場了

 

這篇長文也將要接近尾聲了

 

至於蜜月旅行的部分

 

或許休息一陣子之後,哪天心血來潮就會寫

 

寫作對我來說全憑我的一時衝動(?)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 True Fairytale

jannelup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