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e - Professor!Blaine fic

標題: Professor!Blaine fic
作者: aubreyli
級別: 輔導級
配對: Kurt/Blaine
字數: 2,261
劇透: 無.
聲明: 我不擁有Klaine,我甚至沒擁有Emily,真的
簡介: 簡單來說就是性感的Blaine Anderson教授.
作者的話:因為tumblr上有人求一篇teacher!Blaine的文,所以這就是我的創作.

 

原文連結:http://aubreyli.livejournal.com/7898.html

 

正文開始:

 

Anderson教授是一位帥到掉渣的帥哥。

 

是的,認真來說,每一個人都這麼認為。這就是為什麼他的課通常都是滿堂,有時甚至超出課堂應收人數,因為很多McGregor教授的學生都選擇來上他的課,不介意他的課是在最爛的課程時段:就是那大家都討厭的三小時連續課程,並且是在星期五晚上。(因為Anderson教授是最年輕的教職員而只能分配這種時段)

 

平心而論,雖然他們可能會為了他那(圓潤、緊實、完美)的屁股而來。但他們會願意留下來是因為他真的是一位好老師。他就是有辦法使最枯燥無味的課程變得生動有趣,而且當你提出一個有點蠢的問題時,他也絕對不會讓你覺得像個傻瓜。他也是那種會機智地反駁譏諷問題的老師,然後馬上用自嘲的玩笑弭平任何被激怒的人。他也是那種當你需要時,願意延後報告繳交期限的老師,但你若是假造任何緊急事件當作藉口的話,你最好準備編一個好一點的故事,因為如果你沒有,他就會聰明的揭發出你所有的真相(沒錯,Amanda那個我弄丟了我那其實不存在的狗這個藉口怎樣?)

自然而然,他會被瘋狂的崇拜,尤其是在我們資深學生稱之為低年級購物周的時候。這時候低年級的生面孔學生會第一次坐在教室裡,並在前二十分鐘裡試圖確認這堂課是否是一堂好混的營養學分,能夠有學分但又不用真正做什麼事。

 

這是我第二年當Anderson教授的助教,每次當他頂著一頭50年代的髮型,穿著剪裁完美的褲子,面帶著迷人的微笑走進教室時,我總是覺得看到那些新生目瞪口呆的樣子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更好笑的是看到他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試著擺脫渴望的迷霧,然後真正開始作筆記。我記得有一次,當有一個傢伙忘記帶筆並開始向旁邊的同學借筆時,教授馬上從他口袋裡撈出一隻筆給他(當然少不了迷人的微笑)這傢伙完完全全的凍結在原地,直愣愣地瞪著他,前半堂課裡連一條肌肉也沒動。

好吧,我承認:當我被指派當他的助教時,我的反應也有點像那些人一樣。別批評我,你沒看親自看過他好嗎?(尤其是某幾天他的隱形眼鏡使他的眼睛發癢,讓他改戴眼鏡時,噢我的天!) 或是親耳聽到他大聲朗讀時那令人陶醉的音調起伏。


而且沒錯,我知道他是同志,還有他結婚了。每個人都知道(他的教職員資料和系所的網站上都有寫。),他也常常談論他的丈夫。你會很驚訝這些事實並沒有使那些人退縮(他那難以觸及的特性實際上使大部分的人更積極想要擁有他。我想他們把這視為一項挑戰或什麼的)

我幾個月前遇見他的丈夫,事實上,那時候我不知道他就是Anderson教授的丈夫。這是一個滿有趣的故事。

 

那是九月的最後一周,離那些學生了解到那件事實還很早,那件事實就是:不論他們穿多低的上衣或多緊的牛仔褲,或多厚顏無恥的在課後跟他調情,他仍舊不可能把他們壓在黑板上瘋狂地與他們親熱。

不論如何,我那時正坐在講堂的後面,像之前一樣,看著另外一波低年級生在教授開了一個莎拉裴琳(前共和黨副總統參選人)的笑話後真的興奮的射在褲子裡。就在此時,這傢伙走了進來。

 

自然而然,我以為他是學生,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拜託,哪一種學生會在課已經上了兩小時四十五分後才進教室?但這男人似乎沒有因他這麼晚才進來而感到害羞,或其他事,他只是靜靜地在離我幾個座位的距離坐下。

 

所以現在,我很好奇,對吧? 因為這位男生看著教授的方式就像其他大部分的學生一樣(例如,好像他們想要爬上他的膝蓋然後像騎賽馬一樣上他),但他們往往擠在前面的坐位,預想著要給教授一個觀賞他們乳溝/鼠蹊部的好角度。而且,這位男生絕對不可能是法律系學生,因為他穿著我保證你不會一件純白緊到他媽的不能再緊的緊身衣,側面繫帶的褲子,和一雙及膝的Doc Martens靴子。你可以說我有刻板印象,但一般來說,穿成這樣的人不會來上這種課,學習malum in se(社會上絕對不容許的法律) and malum prohibitum(政府禁止之法律)的差別好嗎? 

他真的很可愛,而且我猜我並沒有掩飾我正盯著他的事實(這就要談到我的間諜工作了),因為過了幾分鐘後,他轉向我,伸出他的手,然後低聲問道:「嗨,妳的名字是?」

「Emily,」我低聲回答,然後越過分隔我倆的坐位回握他的手。「我是Anderson教授的助教。」

「妳現在是嘛?」他問,抬起一邊的眉毛。他看起來很感興趣的樣子,這使我非常驚訝,因為當我告訴別人這件事時,他們的反應通常伴隨著這幾句話:「妳可以把我弄進Anderson教授的辦公室嗎?」或「妳覺得他怎樣?」

 

我聳聳肩,仍然有點提防他,因為我真得很喜歡Anderson教授,而他才剛同意我當他的助教。所以如果這男生是那種跟蹤狂或其他類似的瘋子,我就不能透露太多,你懂嗎?「他是個好老師,」我說,「他學識淵博,他的學生都非常喜歡他。」「我聽到的也是這樣,」他說,親暱的瞄了我一眼。

 

他傾向我,因此我注意到他左手有一道光閃過。我仔細的觀察,發現他戴著一只婚戒。那是個不錯的戒指,戒環不是白金做的就是鉑,上面飾有一排六顆交錯排列的紅寶石和藍寶石。那戒指看起來有點眼熟,但基於某種原因,我說不出眼熟在哪裡。我的注意力被那男生臉上浮現的貪婪微笑和他的問題給分散了,他問:「他的學生真的很哈他嗎?」

(
好吧,在你開始批評我沒馬上回應他的問題之前,讓我先解釋一下:Anderson教授告訴我們他和他的丈夫在高中就認識了,懂嗎?他們也一起參加高中舞會,所以我們都認定他們的年齡相去不遠。現在,教授已經年近三十,看起來也像是三十歲左右。但這傢伙?他看起來好像還需要用假身分證才能買酒。以加拿大來說。)

 

所以啦,我不確定該說什麼,因為我想這男生不是想背著他的配偶偷腥,就是想邀請教授一起玩3P之類的。於是我只告訴他:「是的,教授的學生認為他很帥,但他已經死會了。就是『在十六歲墜入愛河然後和他的高中甜心結婚現在滔滔不絕的談論他的老公多麼棒』那樣的死會方式。

但那男生開始邊笑邊說,「真的?他真的這樣說?」

 

就在我準備問說他到底誰的時候,我聽到Anderson教授大聲且清晰的說:「如果Hummel先生能大發慈悲的跟課堂上的同學分享他為什麼覺得Whitney v. California的判決這麼有趣的話,我們也許就可以繼續我們課程了。」

我凍結住了。我的意思是,首先,我非常驚訝,因為那是非常不尋常的舉動,直接像那樣叫他的名字,那絕對不是Anderson教授曾做過的事之一。但同時,我也驚訝的發現,我的天,他真的是學生!

(為什麼我不會訝異Anderson教授知道他的名字?因為他在開學後第三或第四週時就知道每個人的名字。我不知道他怎麼辦到的,我通常都得花三或四個月才能做到,就算這個班級沒有很大也一樣。)

 

回到我的故事。這位男生露出羞赧的樣子,好像在說:「我很抱歉打斷這堂課,教授我們都期待教授會以笑話輕輕帶過這件事,但他沒有。

取而代之的是,他持續盯著那男生,以一種我從沒自他的美麗雙唇中聽過的冷酷音調說:「省掉道歉吧,下課後來找我。」

 

他繼續講解課程。讓我告訴你,全班頓時鴉雀無聲。大家都一直左顧右盼,試圖找出那男生,然後面面相覷,好像在懷疑這傢伙到底有什麼能耐,竟能使教授這麼生氣。我也覺得很抱歉,因為是我跟他說話的,而我使他陷入麻煩之中,所以我傾身低語道:「嘿,沒關係的,只要再道歉一次,然後下周準時來上課就好了,好嗎?」

但這男生只是轉向我並對我微笑,好像這是一件好事,然後沒再跟我說任何一句話。

 

 

幾分鐘後,課程結束了。有史以來第一次,沒有人留下來問問題(意思就是:瘋狂和他打情罵俏) 我猜他們都看到教授心情不好,所以急著離開了。而我呢,我在靠近出口的角落閒晃,但我沒有真正的離開。我有點擔心,好啦,也同時有點好奇。

 

於是我看著這男生走到教室前面,Anderson教授正坐在書桌的邊緣,他在離教授幾步遠的距離停下腳步。 Anderson教授看了他幾秒,上下掃視一番,然後開口問:「可以請你解釋一下你在教室後面做什麼嗎?」

 

「我不確定你在說什麼,」那男生說。他的動作就像那些被責罵的學生一樣:兩手在背後交握並低垂著頭。

 

「你在跟我的助教調情,」Anderson教授說,我頓時瞭解我錯過什麼了。因為教授說話的方式幾乎可以說是在…..打情罵俏。但教授從不回應那些和他調情的人啊。

 

「我沒有和你的助教調情。」那男生回答,聽起來似乎是有點生氣了,「她雖然很可愛,而且對鞋子也很有品味,但她絕對不是我的菜。」

 

「那你喜歡哪類型的?」Anderson教授問,哇,他現在絕對是在調情。我被眼前的景像給嚇到黏在原地了。

 

「嗯,」那男生以一種低沉挑逗的嗓音說,同時漫步到Anderson教授身旁,「首先,我喜歡男人,尤其是有著一頭漆黑鬈髮的男人。當然還要有一雙淡褐色的眼眸,我超喜歡淡褐色眼眸。」

 

「我瞭解了,」Anderson教授說,他們現在近到快貼在一起了,「還有嗎?」

「噢,你知道的,那迷人的微笑,線條優美的手臂,還有彈性好到可以讓一個硬幣在上面彈跳的臀部。」那男生伸出手拉住教授的領帶開始把玩,「我也喜歡能夠彈鋼琴和唱歌的男人,就算他把自己的音樂長才浪費在製作Katy Perry的混曲上。」

 

Katy Perry是一位女神好嗎?」Anderson教授以同樣溫柔耐心並帶有輕微傳教意味的音調告誡著,這種音調只有當他的學生粗魯的誤解某樣東西的時候才會出現。「那是你說的,」那男生反駁道,然後傾身吻他。

 

我剎那間了解到,為什麼那男生的戒指這麼眼熟,還有為什麼在我告訴他Anderson教授常常談起他的丈夫時他會微笑了。

 

我告訴你,我幾乎希望他們不要等大家都離開後才做這些事,因為我可以保證如果他們看到這兩人互動的方式的話,絕對沒有人敢再去煩Anderson教授。就像現在,Kurt (Anderson教授丈夫的名字) 基本上已經算是在品嘗Anderson教授的唇了,然後他把Anderson教授向後推進書桌裡,以便他能騎上教授的大腿。接著,他開始解開Anderson教授襯衫的鈕扣。

 

這簡直是我長久以來看過最性感的一件事了。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你說發生什麼事是什麼意思?啥!你以為我會站在那裡看他們兩人做愛嗎?你以為我是哪種變態?好吧好吧,我之後只停留一下下而已。至於到底發生什麼事,不如就這麼說吧,Kurt穿的緊身衣遠比我想像中的還容易脫下。

還有?我再也不會以同樣的方式看待那塊黑板了。








P.S: 我看完後馬上聯想到這張圖XDDD 


原圖連結在此:http://zephyrianboom.deviantart.com/gallery/#/d4ip6ho

 

創作者介紹

A True Fairytale

jannelup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Ivy
  • Thanyou<3
  • 不客氣~有幫忙到就好 :)

    jannelupin 於 2012/02/06 18:59 回覆

  • Ivy
  • Thankyou.
  • ^_<

    jannelupin 於 2012/02/06 18:59 回覆

  • CrissColfer
  • 我醉了 ^///^ 好文, 好翻譯,
    我喜歡教授Blaine <3333
    Kurt根本就是來亂的 ( 讓Blaine心神不寧, 無法上課的)
    Emily也好可愛,這種寫作方式好特別, 好喜歡啊啊啊~~~~
    Blaine那句"你在和我的助教調情" XDDDDDD
  • 原作者真得很厲害!
    (不過她其他的文都是NC-17小的實在不太敢看哪XDDD)
    原來教授Blaine這麼介意Kurt跟別人調情~
    下課後馬上就急著想扳回一城> <
    謝謝妳喜歡我的翻譯>///<

    jannelupin 於 2012/02/08 00: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